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

时间:2016-12-27 13:31点击:
   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我叫重九,是师傅从山脚下捡来的弃婴。
  
  我曾问过师傅,为什么我会叫重九。
  
  师傅这样回答,因为捡到你的时候,是他离开我的第九年九月九日。
  
  那时师傅背着光,映着凄艳如血的夕阳,身后便是万丈悬崖,大红的裙裾被风吹得猎猎作响。
  
  她虽然带着笑,我却觉得,她的灵魂在哭泣。
  
  师傅死的那天,穿着干净素雅的白色衣裙,三千青丝只用她心爱的那根木簪挽着。
  
  那是一根样式普通的木簪,被磨平的棱角,圆润而光滑的纹路,应是有些年头了。
  
  师傅让我扶着她出去,外面艳阳高挂,她的身体却寒凉如冰。
  
  师傅跪坐在屋外的梅树下,环抱着树干,费力的喘着气,喃喃道:“阿良,为什么我等了这么久,你还不回来?我没时间了啊!阿良……我的阿良……你快回来好不好……我等不了了……”
  
  我站在师傅三步开外,默默地看着师傅流泪,心里一片悲凉,我知道师傅怕是不行了。
  
  师傅于我,是亦师亦母的存在,是我在这个世上最亲最亲的人。
  
  我想不明白,为什么她要一直等,为什么没有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看看。
  
  只可惜,我不是师傅,所以我永远也不会明白。
  
  师傅的呼吸渐渐停止了,却还保持着环抱树干凝视远方的姿势。
  
  我泪流如雨下,因为我知道,师傅不在了,往后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。
  
  安葬了师傅后,我离开了齐山,想去其它地方走走看看,心中无牵无挂,就是偶尔还会想起师傅。
  
  我总在十二月的时候在那颗梅树下埋上一壶梅花酒,到了第二年的重阳就把酒挖出来斟于师傅墓前的黄土,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只是习惯了。
  
  后来有一年重阳,我回去齐山,发现有个中年男子住在师傅的屋子里,那是一个清雅如竹、温润如玉的男人,是我曾在师傅作的画上看到过的男人。
  
  我想,师傅应是等到了她的阿良了吧!
  
  可那又能怎样,师傅终究是不在了。
  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凯旋门真人娱乐